南无 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菩萨  

布施的四种障碍

布施的障碍,按照《瑜伽师地论》卷七十四中所载,有四种:一不串习;二匮乏;三耽湎;四观果。

一障碍:不串习。即:我现在虽然有种种可布施的财物,但见乞者来时,内心却不乐于布施。

能对治此障碍者,即:我应以智慧迅速了达,自己现在不喜欢布施,是由于前世没有串习布施所致,如今若不勉强自己布施,来世也会不欢喜布施。这样如理了达之后,努力思择而行布施,不随先前未串习的过失而转。这是教导我应违逆自己以往不爱布施的习气,不随顺悭吝的习气,不让悭贪恶习更加坚固,而发起决心:(它)不布施,我偏要布施。

二障碍:匮乏。即:因为财物极度缺乏的缘故,而生不起舍心。

能对治此障碍者,即应思惟:我在生死中流转之时,或者由于宿业的过失,或者因为资财缺乏、系属于他人,而对有情不能饶益,自己也因此备受饥渴等苦。如果我今天因为饶益他人,而要在今生中感受诸般痛苦乃至失去生命,这样的布施对我来说,仍是最殊胜、最有意义的。因此,我不能让乞者空手而返,纵然我将一贫如洗,但仍有菜叶等可以活命,我为何不摄取珍贵的菩提资粮?

三障碍:耽湎。即:我见乞者来时,因为贪著可施物极为悦意、最上胜妙,而对求者不能生起施舍之心。

能对治此障碍者,即:我应以智慧迅速了达,这是由自己的耽著所造成的过失,我现在对苦性的财物生起虚妄的颠倒乐想,由此能产生将来的许多痛苦。这样了知后,遣除耽著,即以此物而行布施。譬如施身时,应想:此身前际不来、后际无去,但由父母和合的不净种子,才有这个身体,犹如以树种等因缘和合而枝繁叶茂、开花结果,我的身体也是如此。以苦为树枝,忧悲为树叶,欺诳为树花,愚痴为根本,嗔恚的罗刹栖息于树中,恶业的虎狼等将树团团包围,我现在只是在树下暂时休息,为何要爱惜这棵毒树?

四障碍:观果。即:并未见到布施能引生无上菩提之最大利益,而仅仅观见能得广大资财之利益而发起布施心。

能对治此碍障者,即:我应当以智慧速疾了达,这是由邪果见所造成的过失。因此,总的应当如实观察一切诸行都不坚牢、一切诸行念念坏灭,特别应当观察所受用的资财也是速疾灭尽、速疾离散。这样观察时,就能断除引生欣乐邪果的恶见,一切所施都应回向广大菩提。如果只重视财物等异熟果,就只能获得广大财位,而不能获得解脱。就像商人为了赚钱,施舍物资只是为了追求利润、获得利润一样,并不能得到福报(获得解脱)。

... 您可能还喜欢: